首页 学院概况 新闻公告 师资队伍 教学培养 学术研究 党建工作 学生发展 招生培养 国际交流 校友天地
新闻公告
学院新闻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学院新闻
“春风杨柳走丝路,烟花三月下西安” ——访北大陈汝东教授
作者:[苗舒菊 余璧玲] 文章来源:[苗舒菊 余璧玲] 发布时间:[2017-03-30] 阅读次数:[743]

325日,第二届国家传播学高层论坛在我校隆重开幕。在此前一天,24号中午,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陈汝东教授便抵达西安。

甫一下榻,陈汝东老师便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即使刚刚经历了旅途的劳顿,他依然表现出极好的风度和素养,寒暄时对后辈热诚的问候也打破了初始尴尬的气氛。在之后的访谈过程中,就学习经历、专业知识等内容与我们进行了真挚的交流和分享。

“社会的发展需要跨学科的视野”

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传播系教授、全球修辞学会会长、国家传播学会会长、世界汉语修辞学会名誉会长……身兼数职、诸多殊荣加身。作为当今传播学界的风云人物,陈汝东老师主要研究领域为修辞学理论与应用、传播学理论与应用等,但回顾其早年求学背景,会发现当时的他并非从事新闻传播类相关的研究,本硕就读的都是中文系,而博士则是在国家文化交流学院进行学习。

普通人乍一看,多多少少会生出好奇,如何能从看似不相及的一个领域跨足到另一个领域,同时还能敏锐地捕捉到不同学科知识间的结合点,开拓新的研究领域?带着这样的困惑,我表达了自己的疑问。

“就北大而言,原来的新闻学、编辑出版都是在中文系的。从现代传播的意义来看,语言文学实际上也属于人类大的传播范畴,学科之间其实并没有严格明晰的界限。新闻传播的基础是语言文学。”陈汝东老师解释道。1995年陈老师刚到北大任教时,主要研究语言运用以及现代汉语修辞学,曾著有《语言伦理学》一书。从学科角度而言,语言学与伦理学的交叉本身就是一次跨越。而后因为教学需要,又从语言伦理研究转到传播伦理研究,逐渐实现了研究的转型。其后来所研究的新闻修辞学、传播修辞学等都涉及到跨学科知识的融合。

在当下,不同学科知识间的交叉融合已经成为常态,“社会现象本身是复杂的,它需要从多个学科去研究,从多个角度去分析比如说我们做新闻宣传工作的,我们要写文章,这个就是写作学了,那么我们需要掌握受众层次。掌握他们的社会角色掌握他们的心理特点,所以就跟社会学、跟心理学有关系了,而语言文学特别是语言学,它又跟心理学关系非常密切,因为你要了解一个人的心理,就需要做语言测试。”陈汝东老师进一步分析道。

    经济的迅速发展,不断催生新的社会需求,而愈加复杂的社会问题更是无法凭借单一的学科知识得到解决。基于此,陈汝东老师分享了自己对于跨学科学习的经验和建议。他强调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以及对社会的发展密切关注,要随时保持对新生事物的好奇与活力,使自己的思想处于一种“active”的状态。此外,他谈到学术的本质就是思想的创造与分享,并表达了对同学们培养多学科视野的殷切希望。

“作为网络时代的主力军,年轻群体需要更多的理性”

陈汝东老师近年来致力于国家话语体系的研究,而网络话语体系作为国家话语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年轻群体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不容忽视。

“爱国小粉红”“自干五”等词语的出现,似乎昭显着年轻群体对公共事务参与的热情愈加上涨,诸如对萨德的申讨、对乐天的抵制等等则成为了他们表达自己政治参与诉求的具体方式。对于年轻群体在网络话语体系构建中承担的角色,陈汝东老师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及期待。

他直言网络是属于年轻群体的,年轻人是网络的主力军,因为年轻人有朝气,对新鲜事物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能够在新技术方面跟得上社会的发展。但是在国家话语体系的建构过程中,年轻群体多的是情绪的宣达,缺乏理性的思考,特别是对公共事务、公共政策富有建设性的,富有理性的,深入思考的意见少。他希望年轻人能够在情绪、情感的宣达的同时,要学会深入的思考当下的现实问题,从理性的角度参与国家的公共政策的制定、公共事务的管理,真正有国家主人翁的精神和行为,去推动社会的发展,而不仅仅是个人情绪的表达。

“无事不修辞”

在当今的数字时代,语言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被削减了,人们更习惯于借助各种辅助工具及其他传播符号进行沟通,如社交平台中的表情符号等。一定程度上,修辞作为说服表意的功用可被替代。陈汝东老师对于修辞学如何在新的时代环境中保持活力这一问题,并无担心。

他说:“不仅仅是语言文字,所有的东西都是有修辞性的。”这次来到陕西师范大学参加学术论坛,他还特意就此为同学们做了一场题为《谈谈数字时代的修辞化生存》的讲座。“20世纪初在欧洲产生了新修辞学,修辞学的发展是大踏步的,几乎兼涉了所有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在美国有一句话叫‘everything is rhetoric’。”无事不修辞,从服饰、音乐、舞蹈乃至美食、建筑,任何领域都充满修辞,而其中涉及的仍然是视野的问题,孤立地停留在文学层面理解修辞是狭隘、偏颇的。他列举了建筑领域的“鸟巢”、舞蹈领域杨丽萍的《孔雀舞》作为说明。“‘鸟巢’在进行建筑设计的时候,实际上运用了一个比喻化的过程,当我们用语言文字去指称这个建筑叫鸟巢的时候,实际上也是在使用一个比喻,所以我们把它叫做建筑比喻。杨丽萍的舞蹈,它叫孔雀舞,它从形体、色彩、服饰,都在拟化自己,使自己像孔雀,我们知道这叫拟物,也是一种比喻。”

当代中国社会中的用语中处处存在着修辞现象,上升到更高的层面,有国家修辞、全球修辞,如“一带一路”“中国梦”等等而这些也是研究国家话语体系乃至全球话语体系建构的重要内容。陈汝东老师特别指出,“全球格局不断裂变,新的世界秩序正在重构,研究国家传播的转型问题要从修辞角度入手,要用国家修辞,来传递我们的文化和文明。”


作者:(苗舒菊 余璧玲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